1.jpg

  难忘的长征

  宋南针


发布时间:2016-06-22

   光阴似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伟大的二万五千里长征,眨眼已过去六十年了。每当回忆起长征中的往事,我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长征途中的千辛万苦,艰难岁月的件件往事,不时地在我脑海回荡,使我终身难忘。
  我生在四川省闽中县一个贫农家庭。九岁时,父母病故,我便由姑姑抚养。1932年冬天,中国工农红军第四方面军入川到我家乡。1933年2月,年仅十五岁的我报名参军,成为了一名中国工农红军女战士,同年5月参加了共青团,1934年5月转为中国共产党员。
  1935年3月,我在四方面军总部妇女学校担任政治指导员。6月与红一方面军会合。在与中央红军会合前,上级动员我们织毛衣、毛背心、毛袜子,给我们的任务是每人必须一件毛衣、一件毛背心、两双毛袜子。我们一出川陕苏区时就听说很书要同中央红军会合了。如今会合就在眼前,心情万分激动,每个人都表示,坚决响应号召,为迎接中央红军做贡献。我们连很多人不会织毛衣,便组织会的教不会的,还有一部分人撕羊毛捻毛线,不几天都学会了。不到一个月,我们连就完成了任务,受到总部的表扬。
  同红一方面军会合后,根据中央决定,北上创建川陕甘根据地。7月部队开始行动,妇女学校同川康省委在一起向北前进。途中要走崎岖的山路,过大片的原始森林,每天行军五六十里地。沿途经过少数民族地区,由于少数民族受到敌人的煽动,不了解我们党和红军,部队遭到多次袭击。我们就耐心细致地做宣传解释工作,说明我们是为了穷人解放等道理。经过反复宣传和通司(翻译)做工作,使藏民逐步认识了红军,并卖给部队一些粮食、牛羊及皮毛等。
  8月到达阿坎,住了约三周。总部给我们的任务是宣传动员群众,收集和购买粮食、牛羊和酥油等,供北上过草地用。9月初,开始过草地。在草地行军是极为困难的,一不小心就会陷入泥中,若胡乱挣扎或无人救援,就有生命危险。经过十余天艰难行军,到达葛曲河。一天下午,等待河水退潮后,便涉水渡河。过河后,在岸边支起账篷宿营休息,晒衣服、吃干粮。大家欢快地说:"第一步胜利了。"过了葛曲河,就向巴西进军。
  第二早上,刚吃过干粮就得到命令,让我们速返阿坎。对此,所有干部都感到莫名其妙,问谁,谁也不知道为什么。我们又经过草地返回阿坎。在此期间,我听说在大喇嘛寺内开会斗争朱总司令。接着省委召开连以上干部会议传达说:"中央是机会主义,毛、周、张等北上"逃跑"","北上是死路一条","迅速南下赤化全川"。我当时政治水平低,不知什么是机会主义,但心里也有疑问:为什么中央要逃跑呢?为什么斗争朱总司令?我不理解也不敢问。
  我们又南下进军川西南。10月中旬到达绥靖。从阿坎出发时,干粮已快吃完了,中途又向藏民购买类似萝卜样的东西充饥。因为一上一下两经草地,好多战士生了病,因缺医少药,牺牲了好多同志,部队减员很大。在绥靖,张国焘建立了临时伪中央,细节详情我们一无所知。我们继续南下,经崇化翻越夹金山,于11月中旬进驻天全。在这里,妇妇学校组织了三个工作队,我担任第一工作队长,分到天地全县石紫阳区,帮助建立政权,发展和建立党团组织,扩大红军,征集粮食等。
  1936年1月底,省委通知我们撤因天全。此时我们方知又要北上。我们于2月又翻越夹金山。此次翻越与南下大不一样。南下时,夹金山上无大雪,行军尚易。瑞在雪特别大,山上山下白雪皑皑,听群众说,多年没有下这样的大雪了。出发前,上级规定每人要准备两又鞋,把脚保护好,特别强调要认真执行。
  天蒙蒙亮,我们就开始爬山。朝上望望,只见云雾蒙蒙,山顶直插云霄;再往上走,天气突然变坏了,狂风吼叫,雪花飘飘。越往上爬,地势越陡,天气越发变坏了。狂风夹着鸡蛋大的冰雹,欠打在我们只穿一件破烂棉衣的身上,当冰雹打在我们的脸上时,真象刀刮的一样。这时,只觉得呼吸紧迫,浑身无力,只要稍微一松劲,脚就抬不起来;更不敢坐下来休息,只要坐下来,就再也别想站起来了,直到被冻死。在爬到半山腰时,我见到不少牺牲的战友的尸体,心里十分难过。快爬到山顶时,我头昏脑胀,全身无力,实在支持不往了,一下摔倒在雪地里。这时,在我后边的一排长荀秀英忙把我连扯带拽扶起。这失去了知觉,迷迷糊糊不知怎么爬过了山。下山时我才清醒过来,喝了点水,吃了点干粮,睡了一夜,才恢复了体力。后来,我得知在我昏倒时有几位同志扶着我爬过了山。我真感谢同志们的帮助,要不我就被埋葬在雪山上了。
  下山休整了几天,我们又向炉霍前进,在那里住了四个多月。妇女学校解散了,大部分干部到党校学习,我被调到党校妇女排任组长。当时校长是刘希平,总支书记是康克清,校务处长是黄火青。在此后的长征途中,康克清大多和我们妇女排在一起。她平易近人,没有架子,经常给我们讲革命道理,讲毛主席和中央一方面军的事情。我印象最深的是她曾对我们说:"北上是正确的,南下是错误的,张国焘另立中央,分裂红军是不对的,我们这次又北上是对的。大家和确吃了不少苦,南下红军损失了两万余人,牺牲了许多好干部、好战士,实在痛心。"说到这儿,她流下了眼泪。我们听后,很受教育,对张国焘的南下分裂红军、另立中央的行为有了较深的认识。在党校我校接受了比较正规和系统的教育,我们的课程有中国革命史、党的建设、史地和文化课等。经过学习锻炼,我的政治觉悟有了很大的提高。
  1936年4月,临时中央、方面军总政治部和川康省委发出号召,准备迎接二六军团,上级要我们多织些毛衣等迎接和慰问二六军团,总政治部编了一些欢迎他们的歌,由政治部的李伯钊同志教唱,歌中唱道:"热烈欢迎英勇善战的二六军团,………。"当时,我们政治文化生活还很活跃呢,5月1日还在炉霍开了运动会。运动会开得很热烈,有射击、篮球、赛跑。还有歌咏比赛、话剧等,我参加了歌咏和话剧的演出。7月初,与二六军团在甘孜会合,在此期间,取消了临时中央,成立西北局,书记仍是张国焘,副书记是任弼时同志。7月中旬,部队又向阿坎进发,这是我们第三次过草地。草地的天气变化快极了,一会儿是狂风,吹得人睁不开眼;一会儿又是暴雨,淋得人直起鸡皮疙瘩。女同志在一起,身体好的照顾有病的,互相扶着一步步前进。干粮快吃完了,我们又在草地里挖野菜,寻了个把钟头,每个人才弄到一小把,把野菜洗干净,送到炊事班。由于只吃野菜,身体极其虚弱,许多人病倒了,病号和掉倒的人员十人八人结为一群,由收容队负责带领前进。沿途经常看到来不及掩埋的战友的尸体。
  经过两周左右的艰难跋涉,7月底红军到达巴西。总部机关直属队召开了庆祝"八·一"大会。会开得很活跃。行军生活虽然艰苦,但同志们的精神是愉快的,说说笑笑,互想鼓励,无人叫苦。8月中旬,我军先头部队攻克天险腊子口,在甘南地区围攻岷州,进攻漳县等地。总部西北局及直属队机关8月下旬进驻岷州三十里铺,开辟甘南根据地。党校在稍加休整后,朱总司令来校作了一个报告,内容包括:开辟甘南根据地,准备与中央、红一方面军会师;要求党校干部都下去,开展建党,发动群众,扩大红军,征集物资;要求在回民多的甘南地区尊重回民的风俗习惯,多深入群众做调查研究,不要侵犯回民利益等。按照朱总司令的指示,党校干部分头下去开展工作。9月下旬,我患重病,上级派人用担架抬我走了两天,病稍好后,领导给我一匹马,我骑马随部队行军。
  10月初,四方面军一部和一方面军一师于会宁会师,我们在中旬抵达会宁。一、二、四方面军会师后,中央发来贺电,全军振奋,欢欣鼓舞。我病好后,回归党校,随总部西北局于11月初抵达陕甘宁边区,与中央党校会合。到达延安后,进行了混编,我被编到党校第三班,班主任是白栋材,我任学习班长。此后,我在延安生活战斗了将近十年。
  如今,伟大的长征虽然已经过去近六十年了,但长征时的那种精神始终鼓励着我在晚年努力为党、为人民工作。无数老前辈和共产党员为中华民族的解放事业,为实现社会主义、共产主义理想而努力奋斗,献出了宝贵的生命。长征过来的同志,大部分也已去世了。我们要用长征精神教育子孙后代,让他们继承烈士的遗志。今天,在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新时期,我们要继承党的优良,发扬长征精神,把千百万烈士用鲜血和生命换来的社会主义新中国建设得更加繁荣昌盛,把伟大的共产主义事业进行到底。


  作者介绍:宋南针(女),原空军高级防校解放团眷属队队长,生于是1918年12月,1933年参加革命,1934年5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7年8月退休后安置在椿树街道办事处,1979年10月改为离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