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小院通向太行山八路军总部忆抗日战争时期北平宫门口五条20号
  赵勇田


发布时间:2016-06-22
原北平宫门口五条20号是八路军前方总部联络点
 

  岁月沧桑,逝年如流水。2005年是中国人民抗日战争胜利60周年,当我回眸烽火年代的时候,我忆起了从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八路军前方总部派往敌占区北平,从事地下情报工作的往事,特别是我一度住过的宫门口五条20号,永远在我脑海里浮现。
  1945年春,我潜入北平敌占区后,在八路军设在北平的王鉴平情报站担任内勤工作,先后住过几个地方。8月,日本投降前,我和从八路军总部派来的刘长富迁入西城白塔寺后边宫门口五条20号(现在门框上钉有红色门牌28号)。
  这所四合院,门口朝西,门楼由灰色砖瓦砌成,红漆大门的右扇门中部有一个10厘米长、3厘米宽的横式投信孔。在投信孔的上沿遮挡铁片上凿印着7个英文字母:"LETTERS(信箱)"。
  这座普通的四合院,因为房主与八路军地下工作人员有联系,才成了八路军前方总部派往北平情报站工作人员的住所,院内都是平房,砖瓦结构,北房3间,南房3间,西房1间半,院东侧为厕所和空地。  
  当我们搬进此院后,立即向附近的日伪派出所申报了3人的户口。  
  刘长富:户主,男,河南省人,24岁,从商,大学毕业,懂日语。他原名李成,1937年参加革命,在八路军前方总部情报处任科员,负责敌占区北平、天津、张家口、沈阳、长春等地地下交通联络工作。
  申丛:女,户主刘长富的妻子,北平长辛店人,21岁,北师大学生,懂日语。她原名申小丛,是八路军总部秘书长、晋冀鲁豫边区参议长申伯纯的女儿,1944年冬从北平到达太行山抗日根据地参加革命。报户口时,她既不在北平,也尚未和户主刘长富成婚,报一女性,貌似一个家庭,同时也为了遮掩警察、宪兵查户口时的耳目。   
  赵胜增:家庭成员,男,河北省人,20岁,学生,懂日语。赵胜增,原名赵庆昌,1938年参加革命,潜人北平前经八路军前方总部情报处批准改叫赵胜增,这是我生平中头一次改名字。
  我们3人的关系和称呼,确定刘长富是我的表兄,申丛是我的表嫂。有趣的是,这个小院里明明住着八路军,可是查户口的警察们连门都不进,例行公事,经常在大门上贴上"安全"、"查过"的标签。
  当年在这个小院里,有过平静,也有过激荡。
  其一、向八路军总部转送情报。 1943年春,由八路军前方总部派出、打入北平第7警察队(相当于大队)当上上校队长的王鉴平,他是1932年参加中国共产党,毕业于日本陆军士官学校,日语通,专搞战略情报。他在敌伪巢穴里站住了脚跟,建立了4个情报点。一段时间内,王鉴平抓到了北平各大汉奸之间互相勾结搞伪、蒋合流的可靠材料和重庆国民政府派人进入北平摸日本人"和谈"的底细的重要情报,我们很快转报总部。王鉴平遵照总部指示,把拥有3个中队的北平警察第7队牢牢地掌握在自己手上。
  其二、日本投降后,报送国民党的情报。日本投降后,一时间国民党派出大批接收要员从大后方重庆飞抵北平。这时从八路军前方总部派出的马黎光化名许芳远,自称是老牌国民党,混进刚由大后方来平的第11战区高参、大特务刘云楷身边当上了随从副官,他白天西服革履到刘云楷处上班,晚上夹着装满文件的黑色手提包,住在这个院的南房。他选出有价值的情报,让我抄录。其中有日本投降后国民党在全国兵力部署分布图和美军陆战队在天津登陆的时间、地点、人数等,立即设法向总部报告。
  其三、输送进步青年到解放区去。八路军在北平的王鉴平情报站完成了对日军统治下的战略情报任务后,王鉴平奉命于1945年10月9日率13人乘汽车以热河挺进军第5师师长的身份携枪出西直门,奔向京郊大觉寺中共晋察冀中央局城工部。我和"表哥"刘长富也于1946年2月12日撤离宫门口五条20号。我们走时,从这里领走进步青年知识分子唐英奇、董池、杨林、赵前、王小儒(女)5人到解放区投身革命,他们在解放战争中都作出了突出贡献。
  抗战胜利后,我们离开宫门口五条20号时,我曾用暗号、数字缩写我们住本院的大事记,两张纸折起来塞在了西屋房梁墙缝里;我们用油布包裹一支小手枪、数发子弹埋在了本院东侧空地里,土层深度约30厘米,当时未向任何人交待过。
  人生苍路六十春,风雨征程鉴后昆。为了寻找宫门口五条20号四合院旧址,2005年5月18目在西城区党史办徐秀姗、北顺社区居委会主任王秀焕协助下终于找到了60年前我曾住过的这个小院。现房主当听到我介绍了此院的一段经历后,李老太太激动地说:"没想到这个普通小院还为抗日战争做过这么多贡献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