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忆《海燕》社

  佟沛珍


发布时间:2016-06-22

海燕社

 

景山

 

      1938年我们这些毕业于北平师范学校附属小学(简称北师附小今宏庙小学)的几个同班同学,虽然毕业了,由于我们都住在西城区,还是经常有来往。大学对黑暗腐败的社会充满憎恨,对日本侵略者无比仇恨,都不甘于当亡国奴。基于共同的思想基础,我们就组织了一个小型的秘密读书会《萤火社》。
  《萤火社》成立后,大学经常到北京图书馆、公主坟等地聚会。传阅进步书籍、讨论学习心得、学习新文字,出过两期手抄本《萤火》杂志。还曾经听过地下党员徐伟老师给大家讲国际国内的形势。《萤火社》的成员中,在男三中读书的同学还分别组织了《萤火》壁报、《晶莹》壁报。有的人还偷偷阅读了根据地的文件、书籍。
  大家在聚会时,经常提起母校(北师附小)对我们的培养和对老师们的怀念。19321938年我们在附小的读书期间学校强调对学生自治能力的培养,凡是学生课外活动,都由学生参与组织。学校成立"拂晓市政府""拂晓银行",开展模拟市政府职能活动。"市府官员"均由学生担任。这样学生在活动过程中增强了责任感和管理能力。我们《萤火社》的成员易光焕就曾担任"拂晓市政府"的市长。使我们终生难忘的两位音乐老师曹试甘和马常兰,通过唱歌不仅培养我们高尚的情操,同时还对我们进行爱国主义教育。我们每次聚会都会唱起儿时的歌曲。王巨川、赵清身老师还给我们灌输抗日救国的思想。对我们的影响很大。
  《萤火社》因有一名主要成员去了根据地,杂志就停刊了。这期间日本侵略军侵占了大半个中国,对沦陷区的统治和掠夺更加残酷,爱国青年对侵略者的仇恨,对节节败退的国民党的失望,对沦陷区苦难的生活,产生了更加压抑的苦闷,渴望找到一条挽救祖国和个人命运的正确道路。《萤火社》中的4位成员,在1943年夏商定成立一个社团,社团的宗旨是:"把中学里渴望进步的青年组织起来,团结起来,寻求光明,探索真理。"社团定名为《海燕社》。大家认为青年人应该像海燕一样,勇敢地在暴风雨中搏击。冲破黑暗,奔向理想的未来。
  《海燕社》成立后,出刊了《海燕》月刊、举办了《海燕》读书会、成立《海燕》话剧团、以郊游的形式进行聚会,读马克思的书籍,寻找革命道路。
  《海燕社》在中学里不断发展壮大,几个月的工夫,就由几个人发展到120多人。经常参加活动的就有70多人,分布于24所学校(23所中学、1所大学)。这些学校主要都在西城(23所中学西城有16所),其中包括有着光荣革命传统的师大女附中(今实验中学)。女附中的师生曾积极参加过"五四"、"三一八"、"一二九"等爱国运动。抗日战争时期,学校内建立了共产党组织,成批学生奔赴抗日根据地。当时我们在女附中读书期间(19381944年)担任专管学生思想的训育主任徐慕贤,由于她的丈夫是地下党员,因此她学生的一些进步活动,常常是睁一眼闭一眼。地理老师徐楚波也常在课堂上讲形势。因此女附中参加《海燕社》的人数最多。其它还有女一中,男三中,志成男中、女中,辅仁男中、女中、男六中,女三中,男四中,河北高中等校。
  《海燕社》的活动,很快引起中共北平地下党的关注。这时已经参加党的地下工作的女附中同学甘英有意识地接触《海燕社》的创始人的许植等,通过同学关系详细了解了《海燕社》的情况,并向地下党组织作了汇报。地下党组织决定以《海燕社》作为团结培养青年的一个阵地。于是《海燕社》成了党的外围组织,《海燕社》有了领航的掌舵人。党对《海燕社》的活动方式给以指导,提供书籍,帮助分析问题,并多次告诫海燕成员,要团结同学,要注意隐蔽,学会地下工作。在党的教育下《海燕社》中的成员,逐步从自发地不满现实,憎恨敌人,成长为自觉的革命战士。
  《海燕社》的活动,引起了日本宪兵的注意,有消息说要逮捕其中的成员,这时中共晋察冀分局城委(后为城工部)的负责人刘仁知道了,同时也了解到《海燕社》中的主要成员有向往共产党领导的根据地的意愿,于是派人将《海燕社》的主要骨干分批接到根据地阜平县的中共晋察冀分局城工部,参加城工部举办的培训班。通过学习其中绝大部分成员被派回北平搞地下工作。个别人不能回去的,有的留在根据地送到华北联大政治班学习,还有的到白求恩医科大学学习。这期间有的同学还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1945年8月日本侵略者投降了,国民党派员接收北平。原《海燕社》的成员,冒着危险,张贴宣传材料。凡是派回北平的成员仍回到原读书的学校,在高校的成员如何迎、冷林等,积极开展工作,教育动员许多青年参加党的地下活动,启发了当时青年学生的觉醒,激发了许多人的革命行动。并介绍一批青年学生到解放区学习,为解放全中国准备干部。
  原《海燕社》的成员,他们勇敢地活跃在反蒋抗暴的斗争中,1946年底发生美军强奸北大一女学生的暴行,当时原《海燕社》中的成员王纪刚(他的公开身份是新闻记者),立即与北平《益世报》记者去采访,并由《益世报》首先发表了这条消息。另一位原《海燕社》的成员李孟北以记者身份发动了80多名记者赴天津追访强奸沈崇的美国士兵(此士兵从天津乘船回国)。这样更激发了对美帝的愤恨,形成全市规模的学生运动。
  还有的成员如李杰、周普文、李孟北、王纪刚等冒着生命危险承担了往返于北平与根据地解放区的秘密交通。李孟北还打入了傅作义所办的报纸《平明日报》做军政记者,为党提供了大量情报,有一次他得到傅作义将要进攻河北平山中央所在地的重要情报,迅速转告了地下党,使党中央安全转移。
  1947年底,毛主席发表了《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李孟北找到《太平洋》杂志的编辑李若曾,经社长耿守全同意刊登这篇文章。为了应付国民党的新闻检查,只是把标题做了改动。文章刊出后,三天卖了两万份。后来社长被抓去,没有审出什么把柄,又放了。《太平洋》刊物被迫停刊。
  全国解放后,原《海燕社》的成员,分布在全国各地肩负着建设社会主义新中国的重担,他们都是各部门的骨干力量。
  一晃60多年过去了,小海燕们都已是七八十岁的老人,有的已经作古。这些健在的同志仍经常聚在一起,回忆过去,展望未来,他们共同的心愿是祖国日益繁荣富强,安定团结,建设事业蒸蒸日上,列入世界强国之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