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接管北平第十一区前后的回忆

  贺翼张  金雅如  王  公   秦英杰

  宇  红  李国全  曹  放   傅淑琴


发布时间:2016-06-22

  1949年1月31日,北平这座历史名城终于度过漫漫长夜,盼来了黎明的曙光。面对这座刚刚回到人民手中的城市,我们党面临的首要任务,就是迅速接管国民党政权,代之以新生的人民民主政权。在党中央和北平市委的领导下,这场新旧交替的历史变革,仅在很短的时间内就得以迅速完成,从而为建设一个人民的新首都奠定了基础。我们这些同志,曾亲自经历了这一历史性巨变,并直接参加了当时接管北平第十一区的工作。如今这段历史虽已整整过去四十六年,然而,当初的许多情景至今仍然难以忘怀。现在根据记忆,介绍如下

  一、 接管北平前的准备工作

  1948年冬,淮海战役取得胜利后不久,平津战役开始了。人民解放军于1949年1月15日解放天津后,解放北平的任务历史地提到我们党面前。这座古老的都城回到人民手中已是指日可待了。为迎接北平解放,并对这座城市顺利地进行接管,我们党做了组织上和思想上的充分准备。
  (一)组织准备要接管北平,就要按照接管工作的需要,设置必要的组织机构,也就是建立我们自己管理这座城市的国家机器,并配备必要的得力的干部去完成这一任务。中共中央于1948年召开的九月会议上就提出,为迎接全国解放的到来,要准备大批的干部随军前进,以接管广大的解放区。1948年12月,北平市委已经组成。市委书记由彭真同志担任;当时的总参谋长叶剑英同志担任市长,同时也是北平市军事管制委员会主任,并兼任市委第一副书记;赵振声同志(李大钊同志之子,后根据组织决定改称原来的名字李葆华)任市委副书记。
  九月会议上,中央指出:干部的准备,虽然大部分依靠老解放区,但必须同时注意从国民党统治的大城市中去吸收。在华北地区,当时这项工作是由华北局城工部、华北局党校、华北大学等单位共同完成的。先由城工部责成平、津我地下党组织领导机关负责动员组织一些人到泊镇,由城工部加以初审。然后分别送往设在河北平山县的华北局党校和设在正定的华北大学等单位,经过培训,成为我们的干部。   
  为接管北平而从各方面抽调的大部分干部首先在河北良乡集中。当时市委组织部就设在良乡北门里路西的一个四合院里。不断有干部背着行李来到这里听候分配工作。组织部的同志们常常是通宵达旦地工作。一些带队的同志,如带领华北局党校队伍来良乡的贺翼张同志,也是经常带着材料往来于组织部与同志们的驻地之间忙个不停,研究、落实进城干部的工作安排。
  在良乡期间,市委还按当时的行政区划,组成了各区的领导机构。当时北平城区分为内外城。内城划为7个区,外城5个区(也就是通常说的"内七、外五"),共12个区。我们这些同志被分配到第十一区。这个区的领导机构由4人组成,贺翼张同志任区委书记,马玉槐同志任区长,金雅如同志负责组织工作,惠锡礼分管公安工作。为适应接管需要,还从各地抽调而来的干部中配备了55名同志,准备到十一区参加接管工作。其他各区的干部配备也大致如此。
  (二)思想准备  为了使四面八方来的干部适应接管工作的需要,在良乡期间,市委对干部的教育工作十分重视,对全体干部集中进行了培训。教育的内容主要包括形势教育,政策教育,入城纪律教育和生活常识教育等等。要求全体干部在即将进行的接管工作中,必须根据马列主义的基本原理和党中央与毛泽东同志的政策指导原则,树立正确地认识:第一,对于国民党反动的国家机构,必须坚决彻底地予以粉碎;第二,各项工作必须坚持群众路线;第三,必须继续保持和发扬无产阶级的优良作风。第四,一定要严格遵守纪律。此外,对于如何进行接管,怎样肃清城市的敌特人员,怎样发动和团结群众进行工作,以及如何争取、改造与使用旧人员等,也都讲得很细。 
  良乡培训期间,教育的形式常常是由彭、叶首长亲自做报告。报告时的会场就在良乡县城内西北部的一个大庙里,首长站在一个土台子上讲话,大家在台下面听。只有少数人每人坐个小马扎;更多的同志或坐砖头,或就是站在四周。讲话的首长既无话筒,也不念稿。听的人全神贯注。那时彭真同志腿不好,经常拄着一根拐棍来做报告。他讲的道理极为深刻,但深入浅出,语言十分生动。所谈的内容,至今想来仍倍感重要,觉得十分亲切。他多次强调入城之后,务必保持我们的优良传统和无产阶级本色,千万不要被资产阶级"同化",千万不要走李自成进北京后的老路。他常说,我们要影响城市人民来学共产党八路军的作风,我们不要学城市中那些奢华腐败的习气。并反复强调,新老干部一定要搞好团结。他也多次指出,一定要遵守入城纪律,不可各行其是。谁违反纪律,谁就要受到严厉处分,就把你送出北平,再也不准你进城。   
  叶剑英同志每隔些天就要亲自向大家作一次报告。他常讲的是政治、军事形势的发展。听后觉得他对天下大事了如指掌。对于当时同志们在学习新华社1949年新年献辞《将革命进行到底》和1月4日毛主席的《关于时局的声明》中提出的问题,他都做了讲解。记得他当时明确指出,北平将来就是红色首都,我们必须把北平的工作搞好。我们进北平,是去革命。革命就是对反革命的无情镇压,不可模糊革命与反革命的界限。叶剑英同志还耐心细致地教育从农村来的同志入城后生活上该注意些什么,如:走路要靠哪边走,要遵守交通规则,抽水马桶如何使用等等。一次在讲到如何使用电灯开关时,他一再叮嘱,灭灯时可不能像使用油灯那样去吹,把同志们都逗笑了。那时,叶剑英同志常穿一双皮头大靴子,边讲边慢慢地移动他那高大的身驱,打着手式,一派大将风度,讲起话来大有气吞山河之势,听了令人鼓舞。
  形势教育也是思想准备的一个重点。解放平津的通知下达后,从部队到地方,大家都做了武装接管的准备,一是因为平津战役开始前我军已取得辽沈战役的胜利,平津战役开始我军又初师大捷,已经胜利在望;二是因为对傅作义都或多或少有些了解,对他并不抱太大的希望。当时是做好了一切准备,只等中央军委一声令下,就攻进北平,解放这座文化古都。然而,对如何解放北平,中央一直是做了两手准备的。北平是文化古都,珍惜和保全它非常重要。另外,如果北平和平解放,也会对全国战局产生积极影响。所以,我军一直是在对傅作义部队进行军事打击的同时,又通过各种途径开展强大的政治攻势,争取尽可能用和平的方式解决北平问题。对此,党做了大量的深入细致的思想工作,以求得全体同志思想的转变,达到认识上一致。后来,我们争取傅作义将军起义的努力获得了成功,北平的和平解放已变为可以实现的事情了,这时党又根据变化了的形势继续开展思想教育。当时,有些同志对我们要与傅方共同成立联合办事处心里想不通。针对这一想法,叶剑英同志在一次报告中做工作说,所谓联合办事处,就是他放下武器,接受我们的改编,把一个北平好好地有秩序地交给我们。我是军管会主任、北平市长,又是联合办事处主任,他交我接,有何不可呢?经他这么一讲,同志们都觉得很受教育,心里亮堂多了,渐渐地从一直喊的"打到北平去,活捉傅作义"的口号下转变过来。由此可见,当时由战争向和平接管转变的思想工作也是很充分的。
  良乡集训,同志们感到收获很大。一方面对进城后的任务更加明确;另一方面,大家对党的各项政策有了更清楚的理解,对如何开展工作,感到心里有了谱。这批同志中,有的原来就曾在北平生活和从事革命活动,如今又打了回来,心里都对北平怀有一种特殊的亲切之情;从老区来的同志,也都日夜盼望着早些开进这座古老都城,目睹它的风采,为胜利接管献出自身的力量。

  二、接管工作的情况

  我们将要接管的北平市第十一区,地处北平市外城的西南部。其范围,东至宣武门大街、骡马市大街、果子巷、贾家胡同、龙爪槐胡同一线;西至广安门城墙(相当现在西厢广安门立交桥迤北、迤南一线);北至现在的宣武门西大街;南至右安门东西城墙。面积约7.48平方公里,从地域上看,是宣武区现辖范围的主要部分。当时的人口有12万余人。这个区工商业不太发达,区内人口以手工业工人、三轮车夫、小商贩及其它贫苦市民为主。
  在良乡时,市委分配接管十一区的干部有55人。进城后,为适应接管需要,市委又抽调一批大、中学生分配到各区参加接管工作。分配到十一区的有50人左右,其中有地下党员、民主青年同盟和民主青年联盟的盟员。十一区的接管工作,就是在市委和新成立的区工作委员会领导下,主要由这百余名同志完成的。当时的主要任务,一是迅速地进行接管,建立人民民主的新政权;二是迅速消灭社会混乱现象,建立安定的社会秩序;三是恢复和发展生产。这里重点说说前两项工作。
  (一)迅速进行接管,建立人民政权
  接管建政工作,是我们刚进城后面临的第一个也是最重要的任务。
  十一区的接管干部2月3日随着部队进城后,当晚住在前门外西河沿一带的永安旅馆等处待命,二三天后进驻第十一区。2月6日,市委又抽派一批干部来区参加接管。最初,区工委临时设在现在的回民中学院内,几天后迁至当时的福兴面粉厂院内(即现在的广内大街299号广内街道工委院内)。当时的分工,接管原国民党十一区区公所和国民党外四区警察分局分别由马玉槐和惠锡礼两同志负责。
  七日接管工作开始。当晚六时许,我们以军管会的身份,召开了旧区公所、警察局全体人员和全部伪保甲长大会。会上,根据叶剑英市长对伪市府、民政局人员的讲话精神和彭真同志关于对伪保甲长处理办法的报告精神,宣布解除伪区长、伪保甲长的职务。并宣讲了我必胜,蒋必败的形势,向他们交待了首恶必办,胁从不问,立功受奖的政策。同时指出:(1)要清楚地认识旧区公所及警察局是国民党统治工具,做了很多坏事,必须"予以粉碎";(2)要遵守人民政府的法令,绝对服从领导;(3)责令他们要"各按其守",做好准备,主动积极配合接管。交出档案、印信、帐目、经费、文件等;(4)要保护公有财产、公共设施等。以后又由冯新等同志分别向旧区公所人员谈话,了解情况。11日,正式接收了档案、帐册、印信、物资等。这样,就全部解除了伪区公所和警察分局旧人员的职务,为人民政府所接管。
  同时,区工委还按照原十一区共设20个保的情况,把我们的干部组成20个工作组,分头到各保开展工作。在人民解放军刚刚入城时,伪保甲人员害怕收审,普遍心中打鼓,七上八下,惶惶不安。通过2月7日的大会,他们明白了党的政策,多数人感到"党的区别对待的政策好",表示要"努力做好分配给自己的工作,争取立功赎罪。"但也有少数保甲人员怀有不满,心存侥幸。如有个保长曾策动不明真相的群众签名、盖章,证明他是好人。对此,下到各保的工作组分头召开群众会议,发动群众检举揭发他们的罪行,宣布彻底废除保甲制度。通过工作,群众明白了真相,提高了觉悟,这些保甲人员也变得老实多了。
  撤销保甲长职务后,我们在区人民政府之下建立了街政府。这是一级政权。街政府设正、副街长,由区人民政府委派。并从地下党员和街道群众积极分子中培训选拔了一批干部,参加各街的工作。当时十一区共建了11个街政府(一般是按原两个保建立一个街政府)。街政府下设闾,闾长由群众推选,街政府委任,多由劳动人民中的积极分子担任。闾下设居民小组。组长由居民推选。至5月中旬,建政工作全部完成。各街政府成立后,原各保工作组也随之撤销。
  在接管建政工作中,很重视体现党的政策。旧区公所和伪警察局人员中,进步的是少数,反动的、有民愤的也是少数,多数属于中间状态,给国民党办事是为混口饭吃。为了对旧人员进行教育、改造和使用,我们举办了训练班,组织他们学习,提高他们的认识和自我改造的自觉性。同时,经过研究请示,除对一些人员进行必要的清洗、遣散或另作处理外,其余人员均酌情留用。原则是:属旧政府组织中的一般服务人员,没干过什么坏事。他们的薪水,一般也都暂予维持,待进一步研究后另行决定。刚解放时,我们对情况还不十分了解,发挥这些人的作用很重要。留用人员经教育后,大都表现可以,在后来的反动党团登记、收缴枪支弹药、收容散兵游勇等工作中起了一定的作用。对此,我们在当时叫做"赶毛驴"政策,取得了明显成效。其中有的还成为积极分子。现在看来,在解放初期特定情况下,注意政策,正确使用这一部分力量是完全必要的,对团结群众、安定社会秩序也起到了积极作用。
  (二)消灭混乱现象,安定社会秩序
  解放前的北平,是国民党统治华北的重要基地,又是华北最后解放的大城市,所以,华北各地的国民党军政要员,逃亡大地主,各类反革命匪徒、特务、间谍和数以万计的国民党溃军、散兵游勇便汇集到这里。各种守旧、反动势力交织在一起,情况十分复杂。当时的社会秩序也非常混乱。为了巩固新生的人民政权,稳定社会秩序,安定人民的生活,"有计划地集中力量,消灭混乱现象,建立革命秩序",成了接管旧政权过程中的重要任务。当时主要抓了以下几方面工作。
  1、处理散兵游勇,收缴枪支弹药
  刚解放时,抢劫案和各类破坏活动不断发生,多是国民党散兵和国民党特务所为,严重危害了社会治安。为此,市委决定党政军民全体动员,集中时间,集中力量开展以肃清散兵游勇(包括武装特务)、收缴武器弹药为中心的治安运动。2月12日,北平警备司令部发布《关于责令国民党宪兵十九团官兵限期报到、登记,交出武器、证件的布告》;2月19日,市公安局、北平警备司令部、北平纠察总队、卫戍区部队组成"流散军人处理委员会",并发布了《通告》及《北平市流散国民党官兵登记收容办法》的布告,限定三月一日前登记。   
  对国民党散兵游勇的处理是以解放军部队为主,北平市公安系统和各区配合。根据有关精神,十一区及时召开了干部大会进行部署。处理散兵游勇的方法,一是公开搜捕;二是在居民和各行各业中广泛开展宣传,讲明政策,发动群众动员流散军人自动到区收容所报到登记或检举报告。经过一段时间的工作,散兵游勇逐渐减少,余下来的多藏自于旅馆、妓院。于是我们又采取新的策略,利用伪保甲长、旧警察中了解情况的人进行工作,深入进行收容。截至三月底,登记收容了流散军人8730名,并将其中一部分遣送原籍;收缴各种枪支140支,各种子弹1.8万粒;炮弹、手榴弹211发。,经过上述工作,社会治安有了初步好转,并消除了隐患。    :
  2、兑换伪金元券
  北平解放了,随着国民党反动政权的垮台,人民手中的伪币会不会变成一文不值的废纸?这是北平市民最关心的问题之一。
  党和人民政府对此早有考虑,在北平围城前,就做了充分准备:1949年2月4日,也就是解放军入城的第2天,北平市军管会立即发布了布告,讲明北平已经解放,本应禁用伪币,一但为减少人民损失,安定人民生活,暂准伪金元券继续流通20天,并规定中国人民银行发行的人民券为本位币,一切公私会计和交易以人民券为计算单位。伪金元券可以兑换成人民券,比价为10:1,即10元金元券可兑换1元人民券。为了优待工人、职员、教员、独立劳动者、城市贫民以及中等以上学校的学生,,可以按3:1的比价兑换。这个布告不仅在报上刊登,电台广播,而且还在大街小巷张贴,受到广大市民的热烈欢迎,享受到优待的劳动人民更是高兴,普遍反映,共产党想人民群众所想,是真心为人民的。
  按照市里的统一安排,十一区为独立劳动者和广大城市贫民的兑换工作,是从2月6日开始的。这天一早,各价兑换组的同志们精神焕发,兴高采烈地来到指定兑换点进行工作。我们的同志受到群众真诚而热烈的欢迎。当时春节刚过,天气还很冷。有的兑换点就坚持在露天工作,群众见了,无不为之感动,有的还烧水送茶,邀请我们的同志去家里取暖。当时虽然刚刚解放,社会秩序还没有完全稳定,我们的同志手中又掌握大量人民券,但全部兑换过程秩序井然,一些群众还自动维持秩序。这对于我们的工作是很大的支持。这是北平解放后共产党干部第一次在公众场合与广大市民见面。群众渴望了解共产党,了解人民政府。他们见我们的工作人员和蔼可亲,处处为群众着想,从切身经历中体验了共产党为人民服务的精神。而我们的同志也在稍微闲暇的时候,抓住机会向群众宣传党的政策,北平解放的意义和军管会的"约法八章"等,使群众对我们有了进一步了解。原计划从2月6日至2月22日半个月的工作,仅用十来天就顺利完成了。这不仅对建立人民券市场、稳定金融秩序有着重大意义,而且使人民群众更加了解和热爱我们的党和政府。同时,我们许多刚刚参加工作的年轻同志,也在群众工作中受到了锻炼。
  3、打击银元贩子
  解放前夕,特别是围城期间的北平,在国民党反动政府的统治下,通货恶性膨涨,伪钞已没有任何信誉。许多人拒用伪币,而以银元代替。当时市场上流通的银元种类很多,如"袁大头"、"飞鹰"、"站人"、"龙洋"等。直到北平解放时,这种情况仍在继续,并且还出现了很多倒卖银元的贩子。在黑市上,他们公开把手中的银元敲得叮当乱响,不住高喊"换大头呀,换大头呀!"严重地扰乱了金融市场。刚解放时,一方面由于兑换伪金元券的任务尚未完成,人民券还没有大量投入流通;另一方面我们又忙于接管旧政权,建立新政权,所以对银元贩子一时还没条件进行查禁。在完成兑换伪金元券任务后,1949年2月28日,北平市军管会立即发出了禁止银元在市面流通的布告,规定凡持有银元者一律按牌价到人民银行兑换,不许银元流通,禁止银元买卖,违者严惩。这一工作主要由银行和公安部门主抓,各区协助。当时第十一区派了得力的干部协助展开这项工作。任务主要是两项,一是广泛地向各阶层人民进行宣传;二是召集商店及私营银行、钱庄的资本家、经理开会,向他们交待政策,教育他们必须严格遵守军管会的法令。
  在军管会强大威力的震慑下,大多数银元贩子有所收敛,不敢公开活动了。但仍有极少数人还在搞黑市交易。我们的同志就亲眼见到一些银元贩子,互相把手伸到对方的衣袖内,以手式来讨价还价,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子。银元阶格也在上涨,当时兑换牌价是每块"袁大头"兑换人民券190元,而黑市上却涨到了240元至250元。为了取缔眼元黑市,整顿金融市场。十一区工委在市委统一布置下,又采取了两项新的措施。一是充分发动广大群众检举,二是派我们的干部穿便衣在市场上查缉。两项措施果然非常有效。根据我们的调查和群众的揭发,公安部门稳准狠地打击了银元贩子投机倒把活动。这样,经过一个多月的查禁和打击,到4月份,在市场上已经基本没有了银元流通积买卖。不少群众见到我们的干部,纷纷称赞共产党、人民政府"说得到,做得到","办事真有魄力、有办法。"
  接管工作各项任务的胜利完成,使我们很快站稳了脚跟,新生的人民政权更加巩固。这为以后建设人民的新首都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以后,我们又很快投入到恢复和发展生产工作中去了。
  现在看来,接管任务能胜利完成,首先是由于正确贯彻、执行了党中央和市委的方针、政策。此外,还有三个重要因素,一是当时有着严明的纪律。大家令行禁止,步调一致,心往一处想,劲往一处使,切实保证了各项任务的完成。二是有着融洽的党群、干群关系。党与人民群众情同鱼水,干群之间亲密无间,上上下下拧成一股绳,克服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取得了一个又一个胜利。三是保持并发扬了艰苦奋斗的传统和作风。在条件极其艰苦的情况下,同志们都保持着革命战争年代那么一股劲,那么一种拼命精神,那么一种对信念执着追求的革命热情。有了这些,我们才无坚不摧。
  日月如梭。如今四十多年已经过去。回顾历史,我们更加感到,在为实现社会主义现代化宏伟目标而奋斗的今天,我们更应该继承和发扬党的优良传统和作风,带领人民群众去努力拼搏。

 

  作者介绍:贺翼张,原中共宣武区委书记、市政协副主席,生于1908年2月,1929年参加革命,1932年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11月离休。
  作者介绍:金雅如,原宣武区副区长、区长,生于1920年10月,1938年3月参加革命,1938年1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79年7月离休。
  作者介绍:秦英杰,原宣武区人民法院院长、市人民检察院分院检察长,生于1928年2月,1944年4月参加革命,1945年7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9年11月离休。
  作者介绍:王公,原宣武区工会主席,市汽车工业总公司老干部处处长,生于1924年10月,1941年7月参加革命,1946年4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4年12月离休。
  作者介绍:宇红,原宣武区计划委员会主任,生于1924年3月,1947年11月参加革命,1950年1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6月离休。
  作者介绍:李国全,原宣武区人民检察院检察长,生于1928年2月,1945年6月参加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88年7月离休。
  作者介绍:曹放,原中共宣武区委街道工作部副部长,生于1925年4月,1948年5月参加革命,1949年l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3月离休。
  作者介绍:傅淑琴,原中共宣武区委监委副书记,生于1927年8月,1948年10月参加革命并加入中国共产党,1985年3月离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