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一次难忘的值勤

  于惠卿


发布时间:2016-06-22



   1950年底,我在北京市公安外五分局第六派出所(现在为陶然亭派出所)任民政干事。一天早晨上班后,所长潘春朴就把治安干事孙华德、户籍干事王少波和我找到一起,说今天上午有首长来陶然亭,我们派出所要全力以赴执行保卫首长安全的任务。随后,就按区域给我们分配了执勤点。
  我被分配在赛金花墓旁,警卫重点是监视陶然亭西北方窑台24号的"狗张"家。"狗张"是个姓张的无业游民,他家养了很多条狗,常常咬伤门前行人,附近居民给他起了这么个绰号。
  接受任务后,我们开始行动,进入各自的指定区域。我站在赛金花墓旁的窑疙瘩上,这里地势较高,视野宽阔。大约过了半个小时,看到黑窑厂附近有几辆小汽车向南驶来,停在了三门阁,有十几人从车上下来,登上窑台,又从南坡下来,然后重新上车,向我值勤的区域驶来,在赛金花墓旁停下。
  人们下了车,走到赛金花墓前,我惊讶地发现,来人是毛主席、周总理、罗瑞卿部长等,本来就有点紧张的心,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上。保卫毛主席、周总理等中央首长的安全,丝毫也不敢麻痹,我目不转睛盯视着西北方向"狗张"家门前的动静儿。刚才,穿着棉衣、棉鞋,还感到手脚冰凉,此刻汗也出来了。
  毛主席走到我身旁,拍拍我的肩膀:"小鬼,多大了,做什么工作?"
  主席的湖南话,我听不大懂,再加上紧张,怕答非所问,闹出笑话,竟一时语塞,直愣着。
  罗瑞卿同志看出了我的窘态,对我说:"主席问你多大岁数,做什么工作!"
  罗瑞卿是公安部长,我听过他的报告,他的话我能听懂,立即回答:"19岁,在派出所当民政干事。"
  站在一旁的周总理微笑着拍拍我的肩膀:"好呀,上为中央分忧,下为百姓解愁,小鬼,好好干吧!"
  我太激动了,不知说什么好,一个劲地朝毛主席、周总理点头。
  毛主席看了赛金花的大理石墓碑,对陪同人员指着碑文谈论着。我没有完全听懂谈话的内容,但能听明白他对赛金花是否定的。
  毛主席一行离开赛金花墓,又在附近的香冢、鹦鹉冢停留了一会儿,看了看碑文,遂即沿南山坡向下走去。
  山坡上有一棵老槐树,一个卖"半空"(未长饱满的瘪花生)的老汉坐在树下睡着了。
  眼前出现这一情景,我心中一阵内疚,由于自己没有经验,事先未发现卖"半空"的老人,真是严重失职!现在,想请老汉离开为时已晚,真是懊悔莫及。
  毛主席走到老汉身边,轻轻地将老汉拍醒:"老人家,天气冷,这里睡觉要着凉的,回家去睡吧!"边说边让身边的工作人员把老汉送回家。后来,老汉知道是毛主席把他叫醒,并派人送他回家,极为激动,过了好长时间,还时常讲这件事。
  送走了卖"半空"的老汉,毛主席一行下了山,向慈悲庵方向走去。那个区域由所长负责警卫,我未再前往,目送着毛主席走上慈悲庵的台阶。
  我忽然想起一件事,后悔不迭,怎么没有请毛主席在我的小本上签名留念呢!后来,我很遗憾地对所长谈起来。所长说:"亏你没让毛主席签名,要不,我就得批评你。我们是执行保卫毛主席安全任务的,怎么能在岗位上请主席签名呢!"
  任务完成后的汇报会上,我听说,毛主席在慈悲庵同该庵主持义安和尚进行了亲切地交谈。义安4岁出家来到慈悲庵,对这里的情况了如指掌,他向毛主席介绍了庵里的往事。毛主席很有兴趣地听他讲,并谈及自已30年前与友人在此聚会的情况。毛主席说:"陶然亭是燕京名胜,这个名字要何留。"

 

  作者介绍:于惠卿(女),原白纸坊街道办事处干部,生于1931年5月,1988年7月退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