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突破"三八线"的日日夜夜

  孙学志


发布时间:2016-06-22


  1950年,美帝国主义纠集英、法等十几个国家的军队,打着"联合国军"的旗号,悍然发动了侵朝战争,并妄以朝鲜为跳板,进而侵犯我国。为了保卫新生的人民共国,党中央作出了"抗美援朝,保家卫国"的决策。同10月,我所在的部队接到了赴朝作战的命令。
  部队刚一进入朝鲜,我们就看到,到处是惨遭战争破坏的情景:村村冒烟,处处起火,成群结队的逃难者扶老携幼;田野、村庄、公路和山坡上,到处可以看到被敌机炸死的老人、妇女和儿童的尸体,十分悲惨凄怆。敌人暴行激起了我军指战员的极大愤慨,"打败侵略者,为朝鲜人民报仇,向敌人讨还血债",成为入朝作战的每一个指战员的心声。
  入朝后,我们部队先参加了黄草岭阻击战。部队在地上坚守了十三个日夜后,取得了全歼敌海军陆战队第一师的胜利,并收复了东海岸线上的战略要地元山。正当兄弟部队打扫战场和敌军溃退之际,我所在的部队又接到命令,要我们悄悄插到距三八线十公里处的一个山坳里,潜伏在敌人的眼皮子底下,为突波"三八线"做准备。
  1950年12月上旬的一天夜里,天黑得伸手不见五指。寂静的山谷里不时传来远方的炮声。敌机在空中飞来飞去,好象在寻找着什么,不时还扔下几颗照明弹,把冰雪覆盖的山岗照得格外耀眼。这时,我们这支由身披白色伪装服的战士组成的队伍,象一条银白色的长龙,正飞速地向被敌人视为"难攻易守"的道城岘挺进。"跟上!""拉开距离!""肃静!""跑步!"的口令和踩在雪地上发出的咯吱咯吱声夹杂在一起。突然,前方响起了密集的枪炮声。原来这是兄弟部队为了掩护我们拿下道城岘,正在把敌人的注意力引向他们。这时,我部队加快了行进速度。敌人为了阻止我军的进攻,在其阵地前沿上泼水冻冰。山城地势本来就很陡,现在又结上又硬又滑的冰,为了防滑和加快行进速度,战友们只好边行进,边往冰上铺草袋子。就在这时,前方爆发出激烈的冲锋枪声和手榴弹声。大约过了十几分钟,空中升起了敌阵地已被我突破的信号。"嘿!打得真漂亮!"同志们不约而同地说道。部队伴着稀稀啦啦的枪声,似潮水一般涌进了突破口,向敌纵深进发,为了扩大战果,彻底切断敌后退道路,部队在经过了一夜的战斗后,不吃不睡,又不停地行军三十多个小时。到了指定地点后,同志们已累得精疲力尽,连话都不愿多说一句,许多战友的脚磨得起了血泡。
  当时我给排长当通讯员,虽然正在感冒发烧,但为了让大家休息好,我没吭声,主动为同志们烧水做饭。同志们吃完饭,烫了脚,上完药后,就再也坚持不住,一个接一个地睡着了。大家正睡得香甜,猛然被"有情况,紧急集合"的喊声惊醒。这时外面的枪声已响成一片。我爬起来就跟着排长跑了出去。原来是许多敌人正在淌水过河逃跑,我们边喊话,边射击。由于距离较远,虽有不少敌人被我们打死、打伤在河里,却也有不少敌人淌过河逃跑了。有一小股敌人见势不妙,又往回跑,排长立刻带着我们向敌人追击。当我们在山坡上搜索敌人时,发现山脚下有敌人在活动。排长立即叫我喊话,我用朝鲜语叫敌人放下武器投降,可敌人就象没听见一样,仍在那里搞着什么名堂。我当即朝敌群开了一枪,一个敌人被击倒在地,其他敌人慌忙逃跑了。那个被打倒的敌人爬起来也想逃跑,我又补了一枪,他倒下后再也没有起来。我们跑过去一看,发现敌人刚才正在架设重机枪,幸亏我们发现得及时。
  有趣的是,我们的一位六O炮手在向敌人射击时,一个敌人竟错把这名炮手当做自己人,提着枪,弯着腰、在叫喊着什么。当我们上去抓他时,敌人才恍然大悟,扔下枪落荒而逃。可见当时敌人确实已被我军打得懵头转向、狼狈不堪了。
  在这次战斗中,最惊险的要属我和排长与三十多个敌人的遭遇。当我传达完排长"从右侧包抄敌人"。的命令从七班回来时,刚走到山的拐脚处,就看见排长正与三十多个敌人遭遇。敌人仗着人多势众,向排长猛扑过去,我见状后马上占领有利地形,朝敌人鸣枪警告,并喊话叫敌人放下武器投降。敌人见我们只有两个人,还是往上扑。我端起枪就朝敌群猛扫一阵,排长也乘这个机会占据了有利地形,并给卡宾枪换上了弹梭子。我们俩对着敌人一阵猛射,敌人被我们一下子打倒了好几个。这时,战友们也都冲了过来,敌人见大势不妙,才不得不乖乖地举手投降了。
  在这次战斗中,我们排共打死打伤敌人二十多人、活捉五十余人,并缴获一批枪枝弹药。战斗结束后我们才知道,这股敌人正是李承晚号称"王牌军"的嫡系部队伪八师一个机械化团的一部分。 
  道城岘被我军突破后,固守在"三八线"的敌人就全部溃退了。我军乘胜渡过南汉江,直插到汉城以南。这期间,又经过了许多大大小小的战斗,但敌人始终没有捞到什么便宜,最后不得不老老实实地在板门店与中国人民志愿军和朝鲜人民军谈判签约。
  在突破"三八线"的战役中,由于我带病坚持战斗,作战勇敢,并与排长和战友们一起俘虏了三十多个敌人,缴获了大批武器,部队对我进行了嘉奖,我荣立了二等功。如今,四十多年过去了。每当我手捧荣誉勋章时,入朝作战的情形就一幕幕地展现在眼前。尤其是想起那些已牺牲的战友的音容笑貌,总是不能自己,潸然泪下。作为幸存者,我深知,他们才真正是祖国和人民的功臣。我也深深地相信,我们的子孙后代永远不会忘记他们!

 

  作者介绍:孙学志,原宣武区椿树街道办事处行政科科长;生于1926年2月,1948年11月参加革命,1950年10月加入中国共产党,1986年10月离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