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永恒的记忆
陈淑琴


发布时间:2016-06-22

  福绥境原名苦水井,因有两口又苦又涩的水井而得名。民国后,以苦水井的谐音更名为福绥境。福绥境地区房屋矮小陈旧,街道狭窄,土坑厕所很多,下雨时户院积水,成了苍蝇、蚊子的孳生地。
  1956年开展了以"除四害(老鼠、臭虫、苍蝇、蚊子),讲卫生,消灭主要疾病"为中心的爱国卫生运动,福绥境办事处将卫生工作视为"移风易俗、改造国家"的大事来抓,广泛发动群众、制定卫生公约、组织督促检查、开展表扬批评,不断总结经验。制度简单易行,工作依靠群众,大家动口,人人动手。办事处干部包片,居委会干部包院,居民小组长包户,要求卫生标准要达到:"三洁"(住户、院子、街道清洁)、"四无"(无老鼠、无苍蝇、无蚊子、无臭虫)、"六面光"(家具等六面干净)。胡同有积极分子佩带袖章值日。每周六为"爱国卫生日",进行卫生大扫除,每周二组织检查。老年人上街活动,妇女上街买菜就是义务卫生监督员。发现不洁地段或户院就督促整理打扫。大家认为这是"移风易俗、改造国家"的大革命!值值日并不费事,顺手就做了。
  1958年1月25日《北京日报》头版以《身入其境,精神一振》大字醒目标题报道"福绥境卫生工作经常化,为全市树立旗帜",同时发表题为《福绥境的卫生为什么搞得好》的社论,还刊登了"福绥境四无境"的照片。报道说:"现在,走在福绥境街道办事处管界的胡同里,看不见秽土、纸屑和果皮。许多大门上贴着纸条,上面写着:"三洁四无院,欢迎检查"。"报道还说:"走进住户很多的大杂院,院子处处干干净净,整整齐齐,真所谓身入其境,精神一振。环境卫生的变化,唤起了人们的精神变化,群众团结,生产发展,学习积极,社会安定。其他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参观福绥境,一致认为这里的卫生状况确实好,叫人心服口服"。
  福绥境的变化,引起了北京市及国家有关部门领导广为关注。1958年春,全国妇联主席蔡畅、卫生部部长李德全、北京市副市长王昆仑、市妇联主任张晓梅等都亲临福绥境视察指导工作。李德全提出:"全国都应向福绥境学习!"
  一天,区卫生局通知福绥境街道党委书记刘文彬和我:由福绥境办事处代表北京市出席全国表彰大会。街道党委决定由我代表办事处出席大会。
  召开大会的前一天,我住进了北纬路饭店。第二天一早,大会秘书处工作人员通知,福绥境的代表为主席团成员。要在开大会之前,先参加主席团会议。主席团成员约30人。会议室横排三排座位,我按指定席位坐在第二排座位。入座不久,大会秘书处一位同志宣布:一会儿,毛主席要来接见主席团成员。
  这一突然到来的特大喜讯,在场人无不万分激动!我的心脏加速砰砰地跳了起来,思想千头万绪,既高兴又紧张。心想,我见主席说什么呀!主席可能问我什么呀!我怎么回答主席的问话呀!我该怎样表达我的心情啊!一时也不知道该怎样才好
  毛主席很快从会议室的一侧走进来了,全场同志同时起立,热烈鼓掌。我看到毛主席那高大的形象、慈祥的面容,使我发自内心的崇敬!毛主席向大家挥手说:"大家好!"这时我的热泪簌簌地往下落,目不转睛地望着毛主席。主席同我前排的王国藩握手。我多么想主动伸手和毛主席握握手啊!我使劲抑制住了自己,没有伸出手去。毛主席临走时,再次向大家挥手说:"再见!"大家再次热烈鼓掌,久久才肯坐下。
  这天晚上我回到住地,想到白天毛主席的接见,心情极不平静。我生长在革命老区河北省遵化县,13岁任本村儿童团长,1944年加入中国共产党并参加革命工作,历任本县三区、八区、九区妇女主任。1952年任西四区妇联主席,后为福绥境办事处主任,多年受党的培养教育,时逢30岁受毛主席接见,怎能不激动呢!事隔50年了,每当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我都不由地激动万分。我想,我这生长在农村,家境又穷又被人看不起的小毛丫头,做梦也没想过能受党和国家最高领导人毛主席的接见,这一事件真的成了我终生难忘的回忆。我深知,这不是我个人的荣誉,这是办事处全体同志的荣誉,是广大居民群众积极响应国家大搞清洁卫生运动号召共同努力的结果。我仅是作为福绥境的一名代表,我要加倍努力做好工作!我打电话向党委书记刘文彬说了白天毛主席接见的情景和我的心情,使他和办事处同志分享了这个光荣和幸福。
  毛主席的那次接见已经过去近50年了。每当我想起这段历史,都好像历历在目,言犹在耳,激励我奋勇前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