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jpg

   回顾北京西单商场建立之初

罗省

发布时间:2016-06-22

北京西单商场建立之初

      解放初期的北京,商品奇缺,物价极不稳定,真可谓千疮百孔,百废待兴。西单地区第一个国营百货公司,就是在这样的形势下,于1950年4月在西单北大街诞生的。
  当时,这个国营企业的全名是:华北百货公司北京分公司第三门市部(简称"三门")。"三门"坐落在旧西单第五商场临街原高岛屋一楼北侧,营业面积350平方米。同年9月又将原高岛屋的二、三楼连同一楼北侧合并,营业面积扩大为1200平方米,人员由30多人增至100多人。主要经营大众化的日用百货。"三门"商品齐全,货源充足,价格低廉,业务昌盛,保质保量,价格稳定,店大不欺客,服务热情。因为在当时,"三门"不只是一般的买卖商店,她是党的政策的具体体现,对安定民生、巩固新生的革命政权,起到了不可替代的作用。
  用现在的北京市西单商场股份有限公司与当时的"三门"相比,"三门"算不上什么宏伟大业,然而,对亲身走过来的人,许多事情令人记忆犹新,终生难忘。我原为"三门"的营业员,经理办公室股长。回忆起几十年前那段经历,我总觉得它是我一生中很有意义的年华。

  占领市场的斗争

  西单在历史上就是比较繁华的地带,当时有大大小小的个体户和私营企业250多户,"三门"的诞生,对他们是一个很大的冲击。"三门"有强大的商品货源,仓库商品堆积如山。几乎每天都有成卡车、三轮车的商品源源不断地向"三门"运。国产商品应有尽有,许多商品都是公司对厂统购包销。进口商品如瑞士手表,德国、捷克、匈牙利,日本的自行车,还有波兰的花布、苏联的乐器等一应俱全。
  面对如此巨大的冲击,有些私营人员制造损坏"三门"信誉的舆论,什么"三门"商品质量不好,价钱贵,尺码、份量不足,服务态度太差等等。甚至故意买走商品后返回头来捣乱,小题大做。有的私营人员抢购紧俏商品转手高价销售。1953年国庆节"三门"九五折减价,刚进口的几十块"普泰克斯"手表,每块平价55万元(旧币)。开门不久就被私营业主抢购一空,转手就卖高出"三门"几成甚至翻番的价格。有的私营人员闻知实行棉布计划供应,前一天,"三门"一开门就发生了疯狂抢购,货场挤得水泄不通,有人将抢购的棉花顶在头上,与楼道上悬挂的气灯接触着了火,幸亏疏导及时没有发生人员伤亡。当天,市委书记刘仁、区委书记杜若都亲临现场。当时,我不认识刘仁,见他夹在人群中以为也是抢购棉花的,后来才知道他是市委书记刘仁。
  还有的私方人员用高工资、好伙食以及向本店职工许愿等手段阻止参加国营企业工作。他们散布国营企业要求严、责任大、工作紧、生活苦,还有可能当志愿军和土改工作团等舆论。搞得"三门"也有个别人思想动摇,想离开"三门"回原籍或另谋他业了。
  当时,党的政策是对不法私商斗争、争取;对守法户扶植、利用。1950年只有几户搞经销(即厂家将产品交由"三门"代为销售,按一定比例分成)。后来发展到几百家,既扶植了私营企业,也满足了市场的需要。

  全心全意为人民服务

  为了满足西部近郊机关、大学等单位群众对商品的需求,"三门"抽调人员筹备货游,奔赴沙窝村、万寿路、三里河等处定点。随后用杉篙、苇席搭起了售货大棚,建点的地址有的是荒坡,有的是坟地。女经理彭志超不会骑自行车,又没有公共汽车,经常是顺路坐在别人自行车后架上往返几处指挥工作。在建大棚的基础上,又很快建起了砖木结构的简易商场,充分满足了这一带群众的需要。

  严格的制度  乐观的精神

  "三门"的经营工作实行"个人负责制",每个人都有自己管理的商品范围,少则几十种,多则几百种。调货,销货、保管、帐目全是个人负责。晚上下班后按票销帐,款交会计股。损坏、丢失商品自己赔,长出款如宴上交财务,要求日清、旬查、月盘点。
  当时实行低薪制,月薪150-300斤小米。我的月薪就是150斤小米,折合15万元(旧币)。食堂设在太仆寺街东头路南临街3间房内。食堂没有美味佳肴,一天两餐,主食是玉米窝头和小米饭,菜就是白水熬菜,加上大盐,菜熟后放点浮油。每周一次馒头或面条。
  后来由小米改成"分"制,再后来实行工资制,记得我每月工资是46万元(旧币),这可是一步登天了,经常可以喝个生鸡蛋补补身体,偶尔也能上街吃顿夜宵。
  住的条件也十分艰苦,当时绝大多数同志都住集体宿舍,即第五商场二楼的简易小屋,夏季闷热、冬季阴冷,各屋都是人挨人的木板床,投有上下水,洗漱都是上班前、下班后在货场。"三门"的工作虽然很劳累,生活也确实很艰苦,但大家都有一个坚定的理想信念:在中国共产党的领导下,未来一定会是美好的!大家充满了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政治、文娱、体育活动搞得十分活跃。
  "三门"职工大部分是青年,性格活泼,不具备活动条件的,就创造条件:借军队操场打篮球,在食堂放唱片跳舞,利用原金城球社搞俱乐部。
  特别值得一提的是,我们利用业余时间排了13场歌剧《王秀鸾》。我也是其中主要演员之一,扮演的是个淳朴、助人、幽默的农民。从演员、道具、灯光、布景、服装到乐队,"三门"有一半人投入了该剧的排练,下班后排练,一排就是夜里12点。在黄城根大礼堂、油脂公司礼堂、吉祥戏院、中央财委礼堂多次演出,场场爆满,演出轰动一时。中央财委主任题字赠送了"推陈出新,百花齐放"锦旗。
  文娱体育活动丰富多采,政治活动热情更高。抗美援朝运动中,积极捐献飞机、大炮,写慰问信,寄慰问袋。我还随北京市百货公司慰问团带着市公司的京剧团、曲艺队到志愿军后方医院慰问伤病员。
  职工积极参加政治学习,积极争取入团入党。5年当中,先后有几十人调往团市委、市商业局、市公司、中共西城区委和团区委,成为各条战线的骨干力量。
  正如西单商场股份有限公司在1998年印发的《建国后的西单商场》一书前言中写的"西单商场历来有着艰苦创业、勇于拼搏的光荣革命传统。""西单商场人所表现出的坚定、自信、果敢和奋力拼搏的实干精神,一直鼓舞着企业员工奋发向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