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47.jpg

 

 未名湖畔的故事


发布时间:2015-06-30
 
 
 
 
     如果你曾漫步北京大学燕园,是否还记得静静的未名湖,和湖中倒映的博雅塔?如果你曾在未名湖畔流连忘返,是否留意过西岸的钟楼,和钟楼近旁一个低矮的水泥小屋?如果你曾注意未名湖西南有一座四合院,是否知道院落的名字,和院中发生的故事?
  1937年卢沟桥事变后,北平、天津相继沦陷。在日军的分割包围中,中国共产党领导的抗日根据地在华北纷纷创建并发展,然而,抗日所需的医药和通讯器材却十分匮乏。得知这一消息后,中共北平地下党员燕京大学机器房技师肖田,决心秘密为抗日根据地筹集物资。
  沦陷时期的北平,筹集一般器材还容易些,最难弄的是电讯器材,特别是收发报机,市场严禁出售。1940年春,经党组织研究,建议由肖田向燕京大学英籍教授林迈可求助。同情和支持中国抗战的林迈可,很快以物理实验室的名义,从国外采购到一批收发报机的零部件。
  为了躲避日本宪兵的搜查和干扰,收发报机的组装工作地点就设在林迈可的宿舍,燕京大学未名湖(今北京大学未名湖)西南,一座名为临湖轩的四合院的西房。林迈可负责线路设计,肖田和燕京大学英籍教授班威廉负责焊接组装。
  1940年7月,当收发报机组装完毕,正待运往平西抗日根据地时,根据地派来的同志却被捕了。肖田迅速把组装好的器材藏在博雅塔下的地下室和污水井中,逃过了日本宪兵的搜查。此时,如何与平西抗日根据地取得联系,尽快将物资送出去成了棘手的问题。
  正当焦急万分之时,党组织派来新的联系人陈洁,指示肖田创建新的交通站,运送抗日物资。为了尽快建立交通站,肖田化装成商人,混过几道日军卡哨,进入妙峰山,与平西游击队长张清华取得联系。很快,燕京大学交通站建立了,成员有伊之、赵富春等。交通员伊之是个刚参加革命不久的知识分子。专管赶车运物资的赵富春是个地地道道的朴实农民,麻子脸,小个头,人称赵麻子。
  当肖田把要运送的器材准备好,赵富春就甩着大鞭子,赶着一辆拉粪干的大车,和伊之赶到燕京大学。他们把收发报机、空气电池和各种物资装在大粪车的特制夹层里,覆盖好后,再装上臭烘烘的大粪干。准备妥当后,赵富春朝车辕上一坐,一甩大鞭就出发了,肖田和伊之远远地跟在后面,以防出现不测。
 

  赵富春非常沉着,越临近日军的岗楼,越潇洒自如,鞭子甩得山响,还悠闲地唱着小曲儿。到岗楼卡子门前,站岗的日本宪兵围上来,他仰起麻子脸,眯眼一笑:"太君,粪干大大的,种菜的给太君米西米西的有!"日本宪兵一闻臭气扑鼻,把鼻子一捂:"开路开路的!"于是,一声清脆的鞭响,大车平平安安地进了山。
  就这样,肖田和交通站同志们时而用粪车,时而用汽车,时而用摩托车,时而用自行车,将一批批收发报机、内燃发电机、机油、医疗器械、药品等紧缺物资,运送到抗日根据地。这些物资被及时分送到抗日前线的指战员、战地医生和伤病员手中,化成了一股股团结抗日的暖流。
  (本文作者系北京市委党史研究室 黄迎风)
   

版权所有: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宣传部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16035816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100032  Email:webmaster@bjxch.gov.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