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6047.jpg

徐支燕 《父亲常哼的那段曲调 》


发布时间:2017-06-30
?
?
?
?
?
  大家好,我叫徐支燕,来自西城民政局。我宣讲的题目是《父亲常哼的那段曲调》。
  我的父亲是一个普通农民,一辈子生活在河南农村。在我的记忆里,父亲常哼着一段曲调:“四千岁,你莫要羞愧难当,听山人把情由细说端详”。我没父亲唱的好,但曲调讲的故事我知道,是诸葛亮在劝赵云。父亲为什么喜欢唱这个,我是到后来才明白的。
  父亲以前总说自己是老黄牛的命,拉一辈子套,白出一辈子力。是啊,他曾经拿到大学录取通知书,却没上成,最后当了一名民办教师。教书教得很好,最后却没有退休金。清贫、劳累,在这样的生活压力下,父亲没有认输,依然常常哼唱那段曲调。因为他心中永远有一份自信,一个希望,那就是我,像他一样学习一直优秀的女儿。
  可是,在我上高中的时候,母亲查出患有癌症,晚期。这就跟天塌了似的!父亲一下子变得沉默了。他让我好好学习,不要想太多,一切由他来想办法。为了筹钱做手术,一向清高的父亲开始低头求人。东借西借,加上他没日没夜做家教、干农活,拼命挣钱,终于让母亲做上了手术,病情稳定下来。
  我高考了,考试发挥挺正常的。后来母亲告诉我,在我高考前一夜,父亲狠狠抽光了三包烟,一夜没睡。
  成绩出来了,我考上了北大。领通知书那天,父亲蹬着借来的三轮车,带着我去20里以外的学校。他像个小伙子一样蹬得飞快,恨不得一下就到学校,我总觉得他应该很累了,要替替他,他一直不让。到了学校拿到通知书,我拆开看了看,准备塞进书包,父亲说我粗心,接过来,仔细的看了很久,然后小心翼翼的放进书包里,把书包挎在了他自己身上,说了句:“闺女,你蹬车,我坐车”。我蹬着三轮车,父亲坐在后面,紧紧的捂着书包。好长一段时间,我俩都没说一句话。忽然,一声“四千岁,你莫要羞愧难当”,我心里喊了一声“爸,久违了”,眼泪流了下来。
  考上北大后,学费成了头等难题,我试着申请助学贷款。学校知道了我家的情况,把我每年的学费都减免了。父亲松了一口气,说我命好,我告诉他这是国家对贫困学生的资助政策,他没说话,像在想着什么事儿,眼神变得很柔和。
  按照父亲的说法,他和母亲的“命”也慢慢好起来。先是农业税免收,后来有种粮补贴,再后来农村60岁以上老人也有养老金,也能享受医疗保险了。
  2013年,我们听到一个更大的好消息,父亲可以领取民办教师退休补贴了!每个月的补贴不多,210元,但父母特别高兴,这在农村老家是能解决相当一部分生活开支的。领到钱的第一天,母亲打来电话。电话里,她声音微颤,说:“你爸,当老师的钱,发下来了。”我也很激动:“嗯,好!”母亲接着说:“你们在北京,要是能见到习主席,能不能替我跟你爸带一句话给他呀?”我笑着说:“妈,啥话啊?”“呵,谢谢他”……不知为什么,我的泪刷的一下流了下来。我压抑着抖动的喉头,尽量用舌尖说话:“行,行。”这个时候,我心里面像大海一样波涛翻涌。你们不知道,我的母亲,平时话不多,更不爱说这些文词儿,她这句“谢谢他”让我觉得很意外,也很温暖,就像初春的太阳融化了冰层,它融解了我多年压在心头的抑郁沉闷:“我的父亲,劳苦清贫一辈子,总算有了回报!”电话里,母亲大声问父亲:“你还说两句不?”父亲远远喊了声“不说了”,突然,电话里传来了熟悉的“四千岁,你莫要羞愧难当……”我拿着电话,忽然就明白了,原来父亲一直都那么热爱生活,无论经历过什么,都对未来充满希望,而事实也正像父亲期待的一样,一切都变得好了起来。父亲常哼的那段曲调,已经从劝解之词变成了抒发美好心情的赞歌!我想,这赞歌,父亲会继续唱下去,越唱越美,越唱越响亮!
  谢谢大家。

版权所有:中共北京市西城区委宣传部 ? ? ICP备案序号:京ICP备19014909号

地址:北京市西城区二龙路27号 邮编:100032 ?Email:webmaster@bjxch.gov.cn